.

坐在門前看書,
心難得靜了下來。
屋外的雨一直下,
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冷颼颼的風在吹,
雨打在地上的聲音,
像是聽見又聽不見。
專注許久再回神,
是因為一絲溫度,
是陽光衝破密雲,
緩緩投在大地上的景象。
就像可以感受到一絲溫度的變化,
當陽光灑落在濕漉漉的草地上,
水珠反射的光像無數的小燈泡,
那麽精緻,那麽隨機。
自然,砌成了一副畫,
每一筆都是奇特,
每一畫面都成絕響。
哪怕你只是稍微晃神,
下一秒的景象又變了。
自然似乎周而復始的給生命講課,
提醒著一切皆無常,
沒有什麽是不會變的。

印象



連接式的兩部戲收音工作,終於在今天有時間休息一下,
可其實工作累是累在等,而你不等又不行.
趁今天有一天的休息天, 想約好友一起吃頓好的,
可是好久都沒有回覆,不過那位也是食家,所以值得我再餓一下肚子等待.

剛才在床上聽著雨的聲音,
想著關於旅行的事,迷迷糊糊的睡下去了.
旅行.......我和它不太熟悉,
所以人家說在旅途中發現自己,
了解自己和尋找生活的意義這些事,我不太明白但沒有質疑過.
心裡的OS是 - "你這只去過幾個地方的人是不會懂的."

那天朋友說她參加了大馬台灣觀光局舉辦的一個活動,
大致上就是希望博客寫些介紹台灣的活動,
朋友攻美食篇,但懊惱地說她還沒去過台灣,
所以一直都無從下手.

我想了一下, 雖然我去過台灣,可是成型的印象卻不多,
問我台北有什麼好玩的? 我不知道呢, 就是一個繁忙的城市吧,
像個不夜城, 我都只愛去誠品看書, 夜市裡吃晚餐.....
對於這些我通常都只有很模糊的印象.

可是我記得在台南某處巷子小店吃過的虱目魚粥,
我記得老闆說著台語酷酷且不耐煩的問我要些什麼的樣子,
我記得那碗粥裡的虱目魚肉,
我記得吃下去時肚子那股溫暖.

我記得在高雄車站附近像當地人一樣到便當店裡吃晚餐,
記得自己學著他們吃飽後會收拾整理好桌面的習慣,
記得自己完全感受不到奇異眼光的那個時候.
記得自己搭著公車聽著司機喋喋不休的呢喃.

我記得肉包帶我到南寮漁港吃海鮮,
記得那裡海堤上的壁畫,
記得她讓我騎車狂奔於冷風中,
我記得那時候我大喊了好多次他媽的.
記得後來她帶我去買馬英九很喜歡的花生醬,
記得我買回來四年以後都還是原封不動.
我記得她帶我去內彎順便探望她外公,
我記得那道重重的鐵門,
記得阿公緩慢的腳步和開朗的笑容.
我也記得後來去過菜市附近攤子吃過的肉丸.

我記得在台北吃過我覺得很好吃而別人又不那麼覺得的小籠包,
我記得那店就是很多人點豆漿油條而我一大早就點了兩籠小籠包,
記得那我沾了好多卻不辣的辣椒醬,
記得我就這樣坐在一群上班族裡吃早餐.
記得在鬧區不肯花錢坐車的我走了好多的路去敦南誠品.
記得在台北車站看到很多精神異常的人.
記得車站內還在抗議要求釋放阿扁的那群人.

然後我還記得什麼?
我還記得好多好多....
我還記得小依,美麗,還有小堯.
小依帶我到快炒99吃東西見朋友,
然後和美麗帶我去吃他們覺得很辣的麻辣鍋(中辣)
記得她們很開心我不吃鴨血,
記得小堯後來開車載我們到陽明山那家"屋頂上"喝飲料看風景.
我想這些他們都應該忘記了吧?
可是對自己來說,
這些大概就是最實在的記憶和印象了.


分解


關係, 有簡單也有複雜的,
無論你選擇或被迫選擇哪一種,
你都得參與其中無論快樂傷悲.
千絲萬縷都從簡單的一根線開始,
糾纏到驚覺有所不妥時卻為時已晚.
奈何心臟不是個焚化爐,
再狠心也只是一把鋒利的剪刀,
把回憶再剪得零零碎碎也好,
卻無法處理得乾乾脆脆.
或許時間就是泥土,
必要時把回憶埋了下去,
靜靜的又或者痛快的,
等待自然腐爛和分解.

又是年初一

明明想睡了,可是還是犯賤的爬了起床,
泡了一壺茶,打開電腦想寫些什麼.
望著鍵盤和這裡的界面,陌生,陌生,還是陌生.

自從媽媽到國外去工作, 家裡幾乎都只有我一個人, 什麼清潔打掃做飯都得自己來,
難得這幾天弟弟回家幫忙, 大掃除一事變得無比輕鬆簡單, 好多事情伸手指就行了.
晚上睡覺在想, 這傢伙其實在外面應該也會有好多節目,
所以他可能也只是想回家盡盡孝心侍奉一下我這位孤獨村村長.

今早把弟弟叫醒讓他和我一起上香, 我其實也不知道神明還庇不庇佑我家,
反正我就是好久都沒供奉過了. 不過我想神明乃慈悲之代表,所以應該會原諒我吧.
說回上香這一事, 我就打開神桌看到有什麼就點什麼了, 比起隔壁家的開壇作法式....
我遜色了許多. 上完香, 趕緊就和弟弟準備出門去祭拜我的家人, 萬橈.....我其實很討厭那地方,
除了半夜, 沒有哪一次我不會在那裡遇到塞車的, 三條車道忽然變兩條,往前走再變一條,
後來再變三條, 然後再變一條,然後那些亂插隊的,讓我們這些有禮貌的都像個白痴......
靠, 我和弟弟都在車裡用新年歌曲即興創作塞車歌了. 好,離題了吧, 反正我們就是距離目的地
大概五公里但卻塞了快一個小時的車.

hmm....好了, 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明明就是新年嘛, 可是我好像都在埋怨的.













怎麼說今年也是我第一次主動要去拜年的, 誤了時間可不行 = =

 

記事



不能暢所欲言還不是一個大問題,
不能最低程度表達自己才是悲哀.

********************************************

今天終於收到了那該死的,
卡了我整個月時間的檔,

朋友高呼萬歲, 終於都收到了!!
我碎碎念媽的, 你不再遲一點?!

********************************************

阿葛今天被無聊的我訓練"坐"了起來,
只是最後想想這些對她的生活沒有什麼幫助,
所以還是算了.

********************************************

還有一個月,
傻Phine讓人期待的婚禮即將來臨 ;
還有一個星期,
他的婚宴最後似乎誰都不願意去.......

********************************************

最後自己給自己丟了一句相逢恨晚就應該倒頭大睡管它大是大非反正沒有人越界所以像那麼多幹嘛?? 講完~